生活频道 旅游 美食 文化 健康 情感 宠物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时尚

齐先生的追妻修罗场全本下载,齐先生,你是来追妻的吗?

2018/9/30 13:53:09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齐先生的追妻修罗场全本资源

       《齐先生的追妻修罗场》由作者季余音所著;齐先生丢了自己的爱妻谢先生,为了追妻把整个娱乐圈搅得天翻地覆,圈内如同修罗场一般,人心惶惶。

        谢子星从梦魇中醒来,面色苍白,却毫不在意地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尽数擦拭,从一旁的柜子上摸到闹钟按下,谢子星揉了揉额头,脑中不自觉浮现起昨日与那个男人相见时的场景,他就那样跟他迎面走来,而后擦身而过。

  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是那个男人的作风。

  谢子星微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卫生间洗漱,面对着镜子谢子星有些出神,三年了,面对这样一张脸,谢子星还是有些不适应,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水光潋滟,脸颊边若隐若现的梨涡原本是甜美的代表,放在这样一张脸上却是有些妖媚,薄唇姣好的形状,若是再挂上放荡不羁的弧度,必定迷死了众多女性。

  谢子星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整成这样,别说齐子皓了,就算他亲爹活着,也认不出面前的人是不是他儿子。

  谢子星低头拿起水杯接水洗漱,将脸擦拭干净之后,谢子星走出房间,拐去了旁边的另一间屋子,看着床上蜷缩的小小人儿,谢子星露出一个带着暖意的笑容,走上前给小人儿掖好被子,却不想小人儿迷迷糊糊醒来,直接伸出了手搂住了谢子星的脖颈:「爸爸。」

  谢子星干脆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小人儿还有些迷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要亲亲。」

  谢子星拍了拍小人儿的背,在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柔声哄道:「小金鱼儿乖,还想睡么?」小人儿正是谢子星三岁的儿子,大名谢得愿,小名金鱼儿。

  小金鱼儿摇了摇头,在谢子星的肩膀处蹭了蹭,把自己柔软的黑发蹭成了鸡窝,谢子星心下软成一片,看了眼时间,8点,也不早了,便把人直接带到了卫生间,换衣洗漱。

  小金鱼洗漱后精神好了许多,从谢子星怀里下来,沿着客厅撒丫子跑,谢子星环视了下客厅确定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会伤到他的宝贝儿后便走到厨房里开始做早饭。

  看着面包机运作,谢子星的思绪又有些飘远了,他是三个月之前才回到这儿的,小金鱼是该上幼儿园的年龄了,他怕小县城教育资源不够好,便回到了这个承载着他所有痛苦记忆和青春的城市。

  天子脚下,终究是比其他任何地方教育质量都好的多。

  只是他没想到,还会遇见那个人。

  齐子皓,谢子星在口中细细咀嚼着三个字,眼里流露出些许苦意。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谢子星的思绪,小金鱼儿拿着谢子星的手机跑了进来,抱住谢子星的大腿把手机向上举:「爸爸,风风响了。」

  谢子星有些哭笑不得地接过手机,小金鱼儿生下来三个月前他们都在一个偏远的地方生活,其中有个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的小姑娘买了个iPhone,见人都要炫耀手机,那时候小金鱼儿就跟着那个小姑娘学会了风风这个词。

  谢子星刮了小金鱼儿的鼻子一下,道:「爸爸知道了,谢谢宝宝。」

  然后接通手机,来电显示是公司一个负责跟他交接的助理,名叫刘宁:「喂。」

  「喂,欢哥。」小姑娘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谢子星化名谢生欢,在给一个经纪公司作词作曲。

  「嗯,有事么?」谢子星看着抱住自己大腿忽闪着眼睛的小金鱼失笑,一把把小金鱼抱起蹭了蹭儿子的额头。

  「啊,我就是问问那个齐子衿那边的曲子您写好了么?她们那边一直催着要。」小助理的语气里有些为难,原本这首曲子是一个星期后才应该交过来的,奈何齐子衿那边催得紧,家境好又正当红,她也只能厚着脸皮来催谢子星。

  谢子星闻言皱了下眉头,顿了顿道:「写好了,我发你邮箱。」

  小助理连忙道谢:「谢谢欢哥啦。」

  谢子星客气了句便把电话挂了,叹了口气,三年了,物是人非,只是想不到齐家的这个小丫头竟然进了娱乐圈。

  齐家,京城脚下为数不多的权势家族,齐家一儿一女,儿子齐子皓,某上市公司的CEO,年轻有为,齐子皓向上数三代,都是军人,齐子皓却走了偏路,进了商界,女儿齐子衿,如今娱乐圈有名的影后,出道当年以一部电影一举获得影后之称,演而优则唱,如今齐子衿正在尝试在音乐界打拼。

  谢子星百度了下齐子衿的新闻,而后有些感叹,当年他走时这个小姑娘才二十一岁,还在念大大三,谢子星犹豫了下,打开手机里的微博,搜索了下齐子衿的微博,点了关注。

  而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将手指已到了已关注,谢子星闭了闭眼睛,还是没有取消。

  算了,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就当,就当给她攒人气了。

  小金鱼儿有些奇怪地看着爸爸对着“风风”戳来戳去,歪歪头看到桌子上的面包机,有些委屈地吧唧下了嘴:「爸爸,我饿了。」

  谢子星听到小金鱼儿的声音,立即将手中的手机随手放下,摸了下小金鱼儿的肚子:「给你做荷包蛋好不好?」

  小金鱼儿闻言立即不委屈了,狠狠点了下头,谢子星看着儿子可爱的小模样失笑,把小金鱼儿放在地上,拿出鸡蛋开始做荷包蛋。

  小金鱼儿这方面特别像那个人,尤其爱吃荷包蛋,想到这儿,谢子星不自觉地笑了下,随后命令自己不能再想。

  三年了,这世上人都是向前看的好。

  谢子星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能想,说好要走的。

  也说过,要忘记的。

  熟练地把荷包蛋装盘,又热了两杯牛奶,谢子星把小金鱼抱到儿童座椅上吃饭,谢子星转身去了卧室把小金鱼笔记本找出来,打开文件夹挑挑捡捡将自己最满意的一首歌发到了小助理的邮箱里。

  那首歌,叫《纯白的星星》。

  是谢子星离开那个人之前写下的一首歌曲,原本,是想在那个人生日的时候唱给他听。

  如今,已经没什么必要留下。

  等小金鱼儿吃完早饭后,谢子星带着小金鱼儿去了一家距离小区很近的一家幼儿园,小金鱼儿已经两岁半,三岁上幼儿园,如今正好去了解下情况。

  谢子星不能让儿子去上什么贵族学校,但还是希望小金鱼儿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安全得到最好的保障。

  小金鱼儿跟那人像了七八成,在贵族学校里若是被人认出来,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而谢子星累了,只想远离那个圈子的所有事,带着儿子安安静静地生活。

  幼儿园里,接待谢子星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叫刘欣。

  刘欣看了下小金鱼儿的资料,随后笑着跟谢子星介绍了下幼儿园的情况,谢子星听着心下满意,这个幼儿园离他们住的小区不远,教育资源和安全措施也是中上等。

  介绍完之后,刘欣犹豫了下,问道:「谢先生,冒昧地问一下,孩子的母亲?」

  谢子星的档案上写的是未婚,谢子星也没有意外面前的老师会问这个问题,神色自若道:「抱歉,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您。」

  刘欣闻言有些讪讪,她也知道她这个问题有些过了,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实在太帅了,虽然带着个儿子,但是以她的观察,这个男人待人彬彬有礼,谈吐举止间都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刘欣心中有些想法,这才多嘴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谢子星笑了下道:「能麻烦您给我一张您的名片么?我做了决定再通知您。」

  刘欣连忙点头:「可以的可以的。」随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送到了谢子星手里。

  谢子星道谢后,便带着小金鱼儿离开了这家幼儿园。

  小金鱼儿坐在儿童座椅上,神色恹恹,谢子星从后视镜中看到儿子的神色,有些担心:「金鱼儿,怎么了?」

  小金鱼儿闻言脸上浮现起委屈的神色:「爸爸,我为什么没有妈妈呀?」

  谢子星闻言心脏像是被人用大锤子狠狠砸了一般,是他不好,让小金鱼儿没有一个完整的家,谢子星吸了几口气,低声哄道:「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等小金鱼儿长大了,他就会回来啦,小金鱼儿乖。」

  小金鱼儿有些懵懂,但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孩子敏感,察觉到谢子星刚刚心情的低落,只安安静静坐在儿童座椅上,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子星看着儿子的神色有些无奈,哪有什么妈妈呢?

  小金鱼儿,是他生的啊。

  谢子星是个能生孩子的男人。

  这个能力遗传于他的爸爸,他的父亲与他的爸爸是一对同性恋人。

  只是男性生子风险极大,谢子星的爸爸在生谢子星时,死于难产。

  所以谢子星对于爸爸的所有记忆,都来源于父亲偶尔的只言片语。

  据说,他的爸爸是个温软的江南人,操着一口软糯的江南口音,总是喜欢温和地笑,一笑起来,便如同蜜枣一样甜,直甜到人的心坎里去。

  只是这样的人一爱起来,却从来都不会回头。

  谢子星的父亲是谢家独子,二十多年前,谢子星父亲与爸爸的爱情遭到了谢家强烈的反对,但是谢子星的父亲与爸爸都没有因此却步,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和谢子星的爸爸走到了一起。

  后来,有了谢子星。

  谢子星的父亲总对谢子星说,当年知道有他的时候,他曾经私下联系过医院,想让谢子星的爸爸去做流产手术。

  谢子星的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总是带着些恨意的。

  谢子星明白,他的父亲记恨他夺走了爱人的生命,所以,他并不是父亲期待的孩子。

  也因此,他是谢家上下都引以为耻的孩子。

  一直到他二十一岁之前,谢子星都想不通,他做错了什么。

  二十一岁那年,谢子星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的存在,就是原罪。

  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给过他选择。

  只有一个人在他黑暗又寂寥的生命中给了他零星温暖,谢子星至今都记得,他十二岁那年,那个只比他大了两岁的孩子在暮光之中,微笑地伸出手,美好地像个神祇。

  那个人,叫齐子皓。

  可惜,那些如同星辰般的幼时诺言到最后都成了灰烬,到头来,他还是什么都未曾得到过。

  谢子星的思绪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来电显示是Doctor Qin,谢子星的心理医生。

  「嗨,子星。」

  「秦医生你好。」

  「我打电话来是提醒你我们今天下午约好了要在我的心理诊所见面。」

  「嗯,我会准时到的。」

  「好,要把小金鱼也一起带来啊,最近一直很想这小家伙。」

  谢子星闻言笑了下,说:「好。」

  下午两点,谢子星准时带着小金鱼儿赴约,前台接待的姑娘已经对这个长得十分好看的男子有了印象,直接让谢子星进了诊所。

  小金鱼儿环着谢子星的脖子,软糯糯地跟前台接待的姑娘道谢,姑娘笑着抓了一把糖给小金鱼儿。

  谢子星直接走到在诊所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敲了敲门,清亮的男声从办公室内传出来:「请进。」

  办公室内坐了一个人,男子气质儒雅,眉眼间都是温软的感觉,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见到谢子星进来,男子都站了起来,这个男子名叫秦孟桐,正是刚刚打电话来的Doctor.Qin

  小金鱼儿看到秦孟桐后露出一个十分可爱的笑容,对着秦孟桐甜甜地喊了一声:「桐叔叔。」

  秦孟桐应了一声,脸上温润的笑意里,又添了些暖意。

  金鱼儿拱了拱身子,谢子星立马会意,将小金鱼儿放下来让他自己去玩了。

  另一旁秦孟桐则是在询问着谢子星问题:「最近还会连夜做噩梦么?」

  「不见到那个人,就不会,昨天见过了,今天就开始了。」谢子星照实回答。

  「你见到他了?」

  「嗯,去了公司一趟,没想到会遇见,他没认出我来。」

  秦孟桐闻言皱眉在纸上记录着些东西:「给你开的药还是要按时吃,尽量保持心情愉悦,平时空闲的时间带金鱼多出去走走。」

  「嗯,我知道,我会控制的,别担心。」谢子星看了眼一旁小金鱼儿的笑容,嘴角也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个弧度。

  待谢子星的复查结束之后,小金鱼儿已经玩的累睡着了,秦孟桐本想留谢子星与小金鱼儿吃饭,被谢子星婉拒了。

  待谢子星走后,秦孟桐身后拿起记录的本子看了起来,良久以后叹了口气拨出一个电话:「子星这样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是这个系铃人都不知道自己打了个这么个结,自然是没办法的。」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只是言语间,隐隐有无奈。

  当年那个有些懦弱和阴郁的孩子,变得温和有礼,却依旧竖起了全身的刺,客气的紧,也疏离的紧。

  另一旁,回家路上的谢子星却遇到了车祸,不严重,追尾,三辆车连环相撞,谢子星的车在最后。

  主要责任在第一辆车突然紧急刹车,谢子星虽然反应地极其快,但还是撞到了前面一辆车。

  谢子星连忙先把因为摇晃有些迷糊的小金鱼儿哄好,然后下车,前面两辆车的车主都已经下车了,谢子星看了眼他撞到的车的牌子有点头疼,迈巴赫,不知道是哪个富家子弟的座驾。

  交警很快就赶到了,仔细询问过之后,判定第一辆车车主主要责任,中间车主刹车及时,谢子星刹车有些慢了,与第一辆车车主二八担责。

  谢子星揉了揉太阳穴,许是噩梦对他的影响太大,他这一天都有些精神恍惚。

  给第二辆车车主留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后,谢子星重新开动车子朝家驶去。

  谢子星不知道的是,第二辆车上有一个人未下车透着玻璃看了他的背影很久。

  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谢子星把小金鱼塞进被窝里安顿好,三年前他生小金鱼儿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导致小金鱼儿的体质也不大好,容易感觉到累。

  之后谢子星打开了工作邮箱,刘宁果然已经回复了邮件,言语之间都是对谢子星的谢意,谢子星看了这封邮件一会儿,唇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被温暖,或者温暖别人,都能让如今谢子星感到幸福。

  感到幸福的结果便是,谢子星一不小心做多了晚饭,看着桌子上的六菜一汤,谢子星有些哭笑不得,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几乎是立即就被人接通了:「喂,小星星啊,怎么有空找我?」

  谢子星听着电话那头的喧嚣,轻笑了一声:「在片场?请你吃饭来不来?还有不要叫小星星,叫子星哥。」

  「来来来,哇,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请我啊?我带家属行么?」

  谢子星闻言顿了下,随即道:「来吧,顺带买些酒上来,家里没酒了。」

  「OKOK,待会儿见啊,导演叫我了,不说了啊。」

  电话很快被挂断,谢子星握着手机发了会儿呆,那个在他最落魄时跟他相依为命的人已经找回了他的幸福。

  他应该感到,高兴的吧?

  六点钟,谢子星家的门被扣响,到访的人是两个男子,一个身材高大,星眉剑目,五官深刻,眉眼间都是凛冽的气息,另一个是让人看起来就心生好感的娃娃脸,软软糯糯,笑起来眉眼间尽是甜美。

  娃娃脸的男子,也就是刚刚谢子星打电话叫的人一进屋就给了谢子星一个熊抱,看的身后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谢子星很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一丝不快,心中好笑,这梅君与的那位醋意也太大了吧。

  谢子星反手拍了拍梅君与的背,道:「不介绍介绍?」

  梅君与笑嘻嘻地从谢子星身上下来,扯过身后的男人:「傅同,我男人,这是子星哥,我跑路的那两年就是子星哥照顾我了。」

  名叫傅同的男子明显被梅君悦那一句我男人取悦了,眼中的不虞完全散去,嘴角处细看还有不易察觉的愉悦,谢子星伸出手来,道:「傅先生你好,我叫谢子星。」

  傅同也伸出手,只是心里有些奇怪,谢子星,这个名字怎么会这么熟悉?

  「谢先生您好,前两年多亏您照顾君与了。」

  谢子星微微笑了下:「如果有一天君与还需要人照顾,我不介意让君与住进来。」

  傅同挑了下眉,这是暗示他若是他再对不起梅君与,就会直接把君与带走?

  「谢先生说笑了,君与在我身边很好,以后会更好。」

  傅同言语间尽是认真的意味,谢子星听了后笑意涌入刚刚有些审视的眼睛里。

  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恰好此时小金鱼儿醒了,在卧室里有些歇斯底里地喊着爸爸,谢子星赶忙朝卧室走,边走边对梅君与吩咐道:「厨房里温着汤,去看一眼。」

  梅君与应了一声,走进厨房,傅同就像块牛皮糖一样粘着梅君与进了厨房,梅君与看了眼在煤气灶上冒着热气的锅,伸手要把火关掉,有一只修长的手比他动作更快,关掉了煤气灶的开关。

  梅君与扭过头笑嘻嘻地对着男人道:「你是跟屁虫么?怎么我走哪儿你跟哪儿?」

  傅同闻言挑了下眉,他本就生的俊美,挑眉丝毫不让人感觉轻佻,反而添了些雅痞的意味,看的梅君与心中有些荡漾。

  傅同敏感地察觉到了梅君与的变化,一把抱住自己身前的小身板,对着梅君与的耳垂缓缓吹气:「宝宝,可要把你看紧点儿,要不然再跟男人跑了怎么办?」

  这话听的梅君与一阵无语,得,这又吃醋了,梅君与伸手扯了把傅大总裁的脸,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两个受是没有未来的。」

  谢子星刚刚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这么一句话,瞬间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把跟在谢子星身后的小金鱼儿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努力去拍谢子星的背,不过身高太矮,只能拍到谢子星的大腿根。

  这声音把梅君与和傅同都从厨房里唤了出来,梅君与颇有些无奈地上前把小金鱼儿抱在怀里让小金鱼儿能拍到谢子星的背,然后嘲讽道:「你这都当爹的人了,脸皮还这么薄?」

  谢子星对这句话,毫不犹豫地给了梅君与一个白眼。

  另一旁的傅同则是对着小金鱼儿的脸皱眉思考着什么。

  怪不得谢子星这个名字这么熟悉,这不是那齐家少爷这三年一直在找的人么?只是这张脸,似乎变化的有些太大了。

  所以傅同没有认出来,不过傅同看着小金鱼儿那张跟齐家少爷像了七八成的脸,啧,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后续:《齐先生的追妻修罗场》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关注公众号 彩虹书签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image.png


相关:齐先生的追妻修罗场 谢子星 齐子皓
[责任编辑:洗洁净]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