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旅游 美食 文化 健康 情感 宠物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时尚

无法逃离的宠爱全文下载,无法逃离的宠爱在线全本资源

2018/9/29 15:05:2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无法逃离的宠爱 在线阅读

       简介:芩子衍一心想要离开,却始终无法逃离芩子衍的宠爱。无法逃离的宠爱全本资源,芩子衍和楚一瀚直接的恩怨情仇。

  夜。

  大雨。

  雨声翻滚里,白雨淋漓,就似要好生刷洗这番天地。

  “跪下。”他说。

  面前的人却笔直了腰杆未有半点动静。

  “芩子衍,跪下!”微微拔高了嗓音,他重复了一遍。

  芩子衍微微咬紧了牙,最后还是跪了下来——

  不是因为楚一瀚,只是愧对坟墓上那张笑颜如花的女人。

  这时风更厉,雨更大。

  就像是百鬼夜行之时,阴间的鬼魂也从司阴殿溜出,抖擞着身上功夫,重振几分雷鸣,也要这人间披着皮行走的牛鬼蛇神,震出马脚来般。

  “楚一瀚,这一切并非你所想的那样。”咬紧了自己的牙关,芩子衍终于将目光从那墓碑上的照片移开,然后涩然的吐出了这一句话。

  “并非这样?”那一直站着的男人,终于冷笑出声:“你现在面对的是她的人,她的尸骨!芩子衍,你面对着她还敢这样信口雌黄着?你真的不怕遭报应吗?”

  芩子衍苦笑:“可是苏樱她……”

  芩子衍正想解释,想将这此前的一切悉数说通,可是当他将“苏樱”这两个字说出口后,楚一瀚就像是被突然握住了逆鳞似的,他泛红着双眼,直接将芩子衍的话给打断:“芩子衍,谁让你提她的!”

  楚一瀚双手用力的抓住了芩子衍的肩膀,就像是要将自己心里的恨,全部都以此来宣发出来,恨不得捏碎他的傲骨。

  “芩子衍,你知道忏悔吗?现在这直对着青天,你提她的名字,你说你没有害她……真是可笑!”

  楚一瀚本该是沉稳的,做事情进退有度,每一句话都在心里拿捏好了才说出来的,可是当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声音里却隐隐间泛着苦涩:“芩子衍,你就是给她磕一个头,认一声错也好……可你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倔着你的性子?

  为什么要变成他完全不熟悉的模样?

  雷声响起,这一声远要比之前更大,更刺耳,一声雷落下,就像是要给人间的人警示一样,将不远处的森森坟墓,都照得一片雪亮白皙!

  被楚一瀚紧抓着肩膀,芩子衍单薄的身体也微微一晃。

  他已经淋了太久的雨,楚一瀚的身体素质好,扛得住,可不代表芩子衍扛得住。现在又被楚一瀚紧紧的抓了这么一下,芩子衍身体一晃,要不是他一直硬咬着牙,怕就要直接摔一个狗啃泥。

  但是即便如此,芩子衍还是坚持着,要说完自己没说完的话:“我没害她。”

  他……怎么会害她呢。

  曾经,他们三个可是最要好的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苏樱下手啊。

  “我没错,所以我不认错,也不磕头。楚一瀚,我没有错。我跪下,只是为了祭祀她,并不是因为迫害他,心虚。楚一瀚,你到底明不明白?”

  他跪下,不是因为他认错。

  他没错。

  他只是悔恨。

  悔恨那一年里,怎的就让苏樱……为了保护他而死了。

  一念至此,芩子衍就微微闭上了双眼。不想让楚一瀚看到,他眼里的泪光。

  如果当初,他没有把苏樱带去工地,她没有推开他被钢筋砸中而亡。

  事情是否就能有转机?

  芩子衍眼里的泪滚了几滚,流了下去了。

  他怎么会这么傻,就算不是,他们之间仍旧还会有其他误会。

  楚一瀚对他,至始至终都没有信任过。

  雨还在不停歇的下着。

  好似要把所有过往都洗的一干二净那般。

  微微吸了口气,芩子衍抬头,望着楚一瀚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苏樱她兴许,不想见到我们现在这样?”

  他尝试着,想要跟楚一瀚将这一切重新捋清。

  但是楚一瀚呢?

  男人站在这雨幕里,闻言就嗤笑了一声,接着他开了口,话里就像是淬了毒,将那最锋利的武器都给拿了出来:“芩子衍,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宁可从不认识你?”

  这句话就像是狠厉的一把刀,果断地直刺入芩子衍的心中。

  你有没有想过,我宁可从不认识你?

  他果然还是嫌恶自己了是吗?

  是啊,如果从不认识,哪里会发生这么多事。

  他仍旧是楚家的天之骄子,过他完整的人生。

  雷声正大,一声落下,那雪白的光就照亮了楚一瀚的脸,眉眼尽森然,竟将楚一瀚照成了一副他所不认识的模样。

  芩子衍的心头也微微泛起了苦涩,他低声的问他:“你说宁可我们从不相识?是吗?”

  复述这话的时候,芩子衍觉得胸口处是一阵闷涨的疼,肋骨挤压着他的肺,即便是吐出一个字,也觉得细闷的疼。

  楚一瀚没回答,目光却有些松动。

  他的默认让芩子衍彻底心寒了。

  宁可……从不认识吗?

  好一个宁可从不认识。

  他几乎声嘶力竭的吼道:“楚一瀚!你的心就是石头做的吗?当年的事情我敢说我没有害过她,我敢说我要是害她的人,我就天打雷劈!”

  一声雷鸣闪过!

  楚一瀚的脸色微变,芩子衍笑了。

  倘若真的可以,他真恨不得现在就被雷劈中,死在苏樱墓前罢了。

  “芩子衍,你就不会好好反悔吗!”楚一瀚盯着他说道。

  芩子衍冷笑了一声:“我没有做过的事,自然问心无愧!”

  “芩子衍,你陌生的让我觉得悲凉,你对她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在她墓前,你竟然还敢推卸责任。你还不认错?”

  楚一瀚握紧手,恨意了然。

  哪怕他有一点悔过都好,多少能够让他减轻一点愧疚感,可是他没有。

  这个傲骨的人,没有一些悔过之意。

  让他都不觉在想,当年自己到底爱上了怎么一个狠毒心脏的男人。

  认?

  芩子衍嘴边挂着一抹苦涩的笑,他怎么认?如何认?

  不是他做的,他根本没有丝毫办法认。

  “我不认。”

  这一笑就像是嘲讽似的,在讽刺着楚一瀚此前心里的恻隐之心,他再站了一会之后,就当即将喉咙里的话给咽下去了,嫌恶的看了芩子衍一眼后,他道:“不认,那你就在这里再跪一晚上,直到悔过!”

  说完,楚一瀚冷漠转身离开。

  原地。

  芩子衍平静的跪着。

  不就是楚一瀚嫌恶他吗?

  不就是楚一瀚觉得他是腌臜,碰一下也觉得脏吗?

  他哪里怕呢?

  一点都不难受,一点都不痛。

  是的……

  一点都不。

  可是为什么,这画过脸庞的雨下的这么苦涩。

  芩子衍盯着墓碑上苏樱的照片看了半晌,双眸通红,眼泪不止痛苦不堪道:“苏樱……我该怎么办?”

  他能怎么办?

  墓碑上的照片依旧明媚,那笑容依旧如昔,可那人却无法再开口了,无法再回答他只言片语。

  楚一瀚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响啊。

  芩子衍微微闭上了眼,然后他苦笑了一声,声音干哑:“苏樱,你说的对……我可能真是错了,从爱上他开始,就大错特错了。”

  楚一瀚刚回到了家,管家就迎了上来,当看到他湿了一身时,管家的眼里止不住错愕,连忙将人给接了进去。

  楚一瀚紧锁着眉,“外头雨大吗?”

  管家刚帮楚一瀚脱下大衣呢,大衣全被雨水淋湿了,他抖了一下,沉得很,又听着楚一瀚发问,当即奇道:“先生不是刚出门吗?”

  楚一瀚目光顿了一下,“我问的今晚,你看了天气预报吗?”

  管家回忆了一下,“今天是雷阵雨,这会雨大,过会应该就停了。”

  楚一瀚点了下头,没说什么,起身就上楼而去。

  过会雨停……

  这样就好。

  楚一瀚不记得这一晚,他是怎么睡着的。

  只记得再睁眼时,已是满室阳光。

  揉了揉自己眉心,楚一瀚下床洗漱完,就见管家跑了上来,擦着头上的汗道:“先生,芩先生爬到了别墅屋顶上,不肯下来了。”

  楚一瀚眉心微跳,“芩子衍?”

  管家愁眉道:“就在屋顶那边,怎么劝都不肯下来。”

  楚一瀚微微咬牙,也没再跟管家说下去了,直接起身就下了楼,但步伐却是越走越快,最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往别墅门口那边走去。

  芩子衍的确在别墅的楼顶上。

  因为昨夜淋了半宿的雨,此时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

  当看到楚一瀚过来时,芩子衍笑了笑,这笑容本该风光霁月,可因着他脸色太苍白了,看起来竟像风一吹就能翻飞而去的蝴蝶:“楚一瀚,我跪了一宿,也想了一宿,我的确对不起苏樱。”

  微微咬牙,楚一瀚看着芩子衍,他是想抓住留住这蝴蝶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比他所想的还要刻薄:“芩子衍,你话里哪一句真,哪一句假,我已经都不相信了。你说,昨晚墓地的雷那么大,怎么没把你这一身腌臜,都给劈开呢?”

  一字一句,就像是刀子似的,要直接残忍的磨开他煎熬的心。

  芩子衍微微瞪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他认识多年的楚一瀚。

  这就是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

  如此尖锐。

  那番刻薄。

  芩子衍捂住了自己的嘴,却悲凉的笑出了声来。

  昨晚的尚且平静,勉强振作,此时的芩子衍,却在楚一瀚的三言两语间,就缴械奔溃了。

  昨晚墓地的雷那么大,怎么没把你这一身腌臜,都给劈开呢?

  芩子煜缩紧手,将眼底的泪逼回去。

  是啊,他也想呢。

  那么大的雷,怎么就没劈中他。

  死了多好。

  “你不必再怨恨我了,我是错了,如果当时没有被她推开,死的是我多好。”芩子衍笑道。

  死的是他的话,是不是心就不会那么痛了?

  一个死字,却宛如一把利刃一般,猛地将楚一瀚刺醒。

  他心早就乱了,面上却故作镇定,手在不停的颤抖:“你敢!”

  芩子衍看着他笑了,笑的那么凄凉。眼神里没有了起伏的情绪,那么的淡然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芩子衍,不准,你听到没有,我不准!”楚一瀚缩紧拳头,心跳的的厉害,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所有的一举一动。

  他后悔了。

  他万没想到一身傲骨的芩子衍竟然会做这么极端的事。

  他不能失去他,不能,绝对不能!

  “楚一瀚,如果有来生,希望,没有你。”芩子衍看着他笑道,这么多年了,他真的爱够了,爱的那么卑微。

  爱的那么可笑。

  就连苏樱都曾嘲笑过他,是呢,他是害怕,因为太害怕失去楚一瀚了。

  却没想到,终究还是亲手将自己推上了绝望的断头崖。

  一次次的伤害,真的让他痛到了极点。

  他只想要解脱了。

  楚一瀚,这一次,你还会再怪我吗?

  该放下了吧……

  楚一瀚约莫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决绝,当他跳下来的那一刻,楚一瀚的脸陡然发白。

  芩子衍只觉得全身血液翻涌,就像是在刹那间都涌向了头部,然后身上一痛,他再睁开眼时,就望见了自己周身满是鲜血。

  他是想开口的,想开口讽刺楚一瀚一句。

  但却没想到,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人就昏死了过去。

  而原地里。

  看着晕倒在血泊的芩子衍,楚一瀚的身子僵了僵,最后他总算是忍不住了,颤抖着手,也不顾芩子衍的一身血迹,就将他给缓缓地拥入了怀中。

  这时候正好管家来了,看到这一幕时更加惊奇:“……先生?”

  紧紧的抱紧了怀里的芩子衍,楚一瀚在听到管家声音后猛地抬头,双目发红的喊:“叫医生……把医生叫过来!”

  管家连连点头,转身就踉跄着步伐往别墅里走去,找出私家医生的电话后,连忙拨通。

  别墅的附近是有着配套的医院的,私家医生平时就住在医院里,离别墅很近,所以没一会后,就见私家医生匆匆忙忙的赶来,当看到血流不止的芩子衍时,那医生翻找自己医药箱的手也是微微颤抖。

  医生道:“我先暂时帮他止血,待会让人帮他抬进医院里。先生,能不能多嘴问一句,流这么多血……恐怕……”

  楚一瀚面色微白,“救他。”

  “楚先生,请你做好心理准备,伤势很严重……芩先生恐怕……”

  话音未落,楚一瀚猛地抬起头,眼里泛着血丝:“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你不是医生吗?是医生就给我治!无论如何也不要让他给我死了!”

  芩子衍怎么可能会死?

  这个字他从未放在他身上过,听着那么的揪心,那么的寒颤。

  不会的,不会的……

       后续:《无法逃离的宠爱》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相关:无法逃离的宠爱 芩子衍 楚一瀚
[责任编辑:洗洁净]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