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旅游 美食 文化 健康 情感 宠物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时尚

因为我刚好捡到你全本资源,因为我刚好捡到你主角,陈平、方谨言

2018-8-28 17:18: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因为我刚好捡到你全本资源

简介:因为我刚好捡到你由松花酒所著,写的是一辈子平平安安的陈平某一天捡到了方谨言...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4/14127/14127s.jpg

            陈平非常平凡,像他名字一样。
  父母去世后,他一个人住在这个比他岁数还大的老楼,每天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去上班,再用同样的时间回来,日复一日。
  唯一做过不平凡的事,就是在夏天傍晚的一场瓢泼大雨中,在自家楼下捡到一个男人。
  一楼楼道灯坏了,漆黑一片,陈平先开始还以为这团黑影是谁家丢的垃圾,便没太在意,收了伞正想进楼,却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下,这才发现是个伸着腿的男人。
  陈平吓得心脏停了一秒,但脸上的表情好歹控制住了。他踢了一下这个男人,没反应,试着把手指放在这人的鼻子下。
  好像还有气。
  陈平家在五楼,没有电梯,拖着男人上楼的时候后悔了无数次。
  好在他也没客气,用拖麻袋的姿势把人拽上去的,怎么省力怎么来。
  这男人浑身又脏又湿,哪怕这间屋子年纪比陈平还大,陈平也不想把人拽进去。于是他把人放在门口,转身就进屋煮粥。
  但还算有良心,比平时多煮了一碗。
  粥好了,陈平端着两碗粥,路过门口的男人停下脚步。
  他在想该怎么叫醒这个人,像电视剧里一样泼冷水?
  在这个阴冷的大雨天似乎显得不太人道。
  陈平还没做出决定,地上的男人就猛地咳了一声,醒了。
  这人本就浑身是泥,刚又被拖着上了五楼,更加狼狈,样貌都看不清。
  陈平手上端着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见他醒了,很自然地递了一碗过去。
  男人接过粥,明显一愣,但还是习惯性地说了句谢谢,然后他左右看看。
  “请问这是哪儿?”
  陈平看着他没有说话。现在应该问问题的是他,他没义务回答。
  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好意思地笑笑,埋头喝粥。
  他喝的很急,像是真的在雨天里饿晕了。
  对,陈平初步判断这人是饿晕的,因为身上没有血迹。
  陈平等他喝完粥,拿回空碗,正想转身,就看到男人低头摸索自己的衣服。
  陈平立刻戒备地后退一步,他紧盯着那只翻进里兜的手,准备一旦看到什么金属光芒的武器,就毫不留情地把碗砸到这个男人头上。
  但这人只是拿出了一张卡片,然后举起来。男人露出一双没有被淤泥污染的大眼睛,真诚地看向陈平,声音有些沙哑,但像过磁了一样还是很好听,“这是我的身份证,你好,我叫方谨言。”
  陈平拿起身份证,的确叫方谨言,照片上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甚至可以说是帅。
  证件照都这么帅啊……陈平面无表情地心跳快了一点。
  他是gay,捡到一个帅气的陌生男人,当然比捡到丑的陌生男人好。
  陈平低头,试图在这张全是淤泥的脸上看出帅哥的痕迹。
  没看出,但是眼睛的确很漂亮。
  “你有地方去么?”陈平问。
  不出意外地,男人摇摇头。
  “先去洗个澡吧,”陈平找出一套洗过的短袖短裤,丢给他。
  陈平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但没看,全部注意力放在了洗手间传来的水声。
  他不怕这个叫方谨言的是坏人,因为他没钱没色,不会有坏人盯上他。
  他只关心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楼下,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还有,真的像证件照上一样帅么?
  水声停了,陈平直起背,听着那人开门,然后一步一步朝客厅走来……
  “那个,”方谨言来到了客厅门口,陈平看向他,“我用了你的洗发露和沐浴露,请问哪个是洗衣服的盆呢,我想把我的衣服洗一下。”
  陈平几乎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因为当时心脏跳的太快。
  没让他失望,方谨言真人比照片还帅,而且穿着他小一码的短袖短裤,能看出身材很好。
  但陈平很快冷静下来,方谨言颜值、身材、谈吐都比他超出一大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以流浪汉的造型出现?
  “你先过来,”陈平说,“坐。”
  方谨言没有犹豫,听话地在他旁边坐下。
  “说吧。”
  方谨言这回犹豫了,皱了皱眉,然后说:“你是一个好人。”
  陈平:……
  首先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方谨言笑了一下:“我是说,谢谢你救了我,还给我喝粥。虽然我不想牵扯到别人,但我也不会对你隐瞒。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发现我哥派了人追杀我,他和我是一份巨额遗产的唯二继承人……”
  接下来,方谨言对陈平讲述了一段为争夺遗产,同父异母的兄弟反目成仇的豪门恩怨的故事。
  最后,方谨言问:“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陈平不能明白。
  可能因为他的生活太单纯了,单纯到只有公司、家、超市三点一线,他没见过豪门,更没见过为争夺遗产而痛下杀手的事情。
  这种情节也就小说敢写。
  思考了一分钟后,陈平冷静道:“你应该报警。”
  方谨言苦笑了一下:“现在我们家的势力全被我哥掌控了,报警根本没用。”
  陈平疑惑:“你跟他都在豪门,你自己就没点势力么?”
  “我……”方谨言看上去很不好意思,摸了下鼻子,“我没想到他这么有心计。”
  陈平差不多明白了,如果方谨言说的是真的,应该是他还傻傻等着和平分遗产,结果人家哥哥早就做好了独吞的准备。
  这就是传说中地主家的傻儿子吧。
  陈平心里叹了口气,问:“那你明天怎么办?”
  这句话很明显了,他可以收留方谨言一晚上,但是过了今晚他就不管了。
  方谨言也听出来了,脸色白了白,说:“我知道这个请求很冒昧,但是……我可以在你这多呆几天么?”
  陈平小幅度地挑了下眉,不等开口,方谨言赶紧继续说:“我被人追了一整天,直到下暴雨后逃到这里才甩掉他们,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还埋伏在外面。我,我不会白住的,我可以给你付房租。”
  说完,就拿出一个钱包,数出一千元,递给陈平:“一个月一千可以么?”
  月租一千不算多,但租半个老破房绰绰有余。
  陈平没有接过钱,眼睛看向了那个钱包。他再没见过世面,也能看出这个钱包价值不菲。
  也许方谨言真的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因为除了这个解释,陈平想不出有谁会拿着名贵的钱包在雨里淋一天,然后编出这样荒诞的故事,就为了骗一个身无分文的普通人。
  实在说不通。
  方谨言见陈平沉默,面露难色:“我知道一千块太少了,可是我现在只有这么多现金,卡里虽然有钱,但是一用我哥就知道了……我可以给你打张欠条,等我处理完家里的事就把钱给你,可以么?”
  “不用,”陈平说,就在方谨言失落地垂下眼时,他把一千元拿了过来,“先住着吧。”
  听到这句话后方谨言立刻抬头,用那张干净帅气的脸对着陈平,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眼睛亮亮的,很吸引人。
  陈平一边骂自己色令智昏,一边沉着脸去给他找洗衣盆。
  刚刚他看了身份证,知道方谨言比他小三岁,今年23。
  “小方,”陈平没说话了。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方谨言举着一手的泡沫从洗手间出来,“怎么了哥?”
  “你晚上睡沙发还是打地铺?我这儿没有多余的床,”陈平顿了顿,又说,“我叫陈平,叫陈哥。”
  “好的陈哥,我睡沙发吧,放心我不打呼噜,睡觉特别老实。”方谨言笑,能看出心情很好。
  为什么从大别墅赶出来睡这60平米的小屋也能心情这么好,陈平不知道,但这个笑容却是让他心脏漏了一拍。
  方谨言长得很硬朗,又干净,一笑右脸上还会露出一个酒窝,像刚进社会的大学生一样,阳光、帅气,带着活力和自信,就像现在这样,哪怕处在恶劣的环境,被同父异母的哥哥追杀,也笑得像个小太阳一样。
  陈平在这阴暗潮湿的老楼住了太久,都忘了自己多么渴望阳光。
  如今“小太阳”方谨言跟自己就一墙之隔,这哪睡得着!陈平又翻了个身,试图压下心中的燥热。老旧的床板发出“嘎吱”一声。
  “阿嚏”,客厅的方谨言打了个喷嚏。
  “……吵到你了?”陈平问。
  “没有,陈哥,”方谨言声音比晚上还沙哑,一听就不对劲,陈平赶紧下床去客厅,打开了灯。
  方谨言蜷缩在沙发上,凉被从头到脚盖的严严实实,脸上潮红。
  “冷?”陈平一边问一边上前,用手背碰了下他的脸,果然很烫。
  “恩,可能是发烧了。”方谨言瓮声说。
  什么可能,是绝对发烧了。陈平皱眉看着他,“还有哪不舒服?”
  方谨言:“身上也疼,像被碾过似的。”
  陈平立刻想到晚上像拖麻袋一样把方谨言拖上五楼……
  “去床上睡,”陈平果断道。
  方谨言愣了一下,“不用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
  可是陈平没再给他客气的机会,直接把凉被一掀,回了卧室。方谨言只好跟着进去。
  陈平给方谨言吃了药,又掖好被子,然后拿着自己的被子准备去沙发。
  “陈哥,”方谨言叫住他,“那个,一起睡床吧,今天下雨了睡沙发有点冷,我不占位置的。”说完紧贴着墙又往里靠了靠。
  陈平看着他浮着一层薄红的脸,被他小心又讨好的动作打动,也因心底不可告人的原因,躺回了床上。
  方谨言像是想证明自己真的不会挤到人,一直贴着墙侧躺。
  陈平犹豫了一下,说:“过来点,墙凉。”

      后续:《因为我刚好捡到你》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相关:因为我刚好捡到你
[责任编辑:洗洁净]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