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旅游 美食 文化 健康 情感 宠物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时尚

疑怕梦醒总是哀全文 疑怕梦醒总是哀BY佚名 主角许风顾奕南

2018/8/24 20:35:30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疑怕梦醒总是哀全本资源

疑怕梦醒总是哀是由作者佚名所著,文笔优美,故事跌宕起伏。希望大家能喜欢。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4/14139/14139s.jpg

   正文:    “阿风,你一定不能让公司倒闭!”
  这是许风父亲临终之前的遗愿,站在顾奕南的门口,许风憔悴的面容透着一丝无力。
  外面寒风凛冽,门开的瞬间,有热气扑面而来。
  顾奕南从里面走出来,看见许风,他目光如同九月里的寒风,冰冷刺骨,叫许风没有胆量和他对视。
  “顾奕南,我有事……”想求你!
  许风话没说完,就被顾奕南狠狠的推开,许风没站稳,踉踉跄跄的跌倒在地上,顾奕南眼里没有丝毫同情。
  在顾奕南出来之前,许风已经在这里站了几个小时,手脚都被冻麻木了,嘴唇干裂到甚至流血。
  看着顾奕南厌恶的神色,许风撑在地上的手指瞬间泛白。
  “想求我?”
  顾奕南冷漠的看着许风,高高在上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蝼蚁。
  如果可以,顾奕南恨不得许风立刻死在他面前。
  可惜他不能……
  寒风吹来,许风单薄的身子颤了颤,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顾奕南。
  “对,我想求你,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爸的公司。”许风干巴巴的说着,嘴唇因为动了一下又裂开了,丝丝血珠从里面渗透出来。
  他过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套单薄的家居服,因为这段时间的繁杂琐事,头发被他弄得乱糟糟的,胡子拉渣,整个人透着一股邋遢的气息,与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京都许少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与他的颓废相反,顾奕南依旧是那个气质出群的贵公子。
  听了许风的话,顾奕南丝毫不为所动。
  “赶出去。”他冷冷的对站在一旁的管家吩咐。
  管家为难的看了许风一眼:“许少爷,请。”
  许风没有理会管家,颓丧的搓了一把头发:“顾奕南,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你有任何不满,可以……”
  “闭嘴!”
  顾奕南周身的气势突然暴涨,他看向许风的眼神透着蚀骨的冷意,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
  那眼神比尖锐的刀口还要刺痛人心。
  许风这辈子最不该做的事,就是对顾奕南这个纯粹的直男动心,更不该在三年前不顾一切的对他犯下错误。
  如果不是那一次,他们还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顾奕南对他不会有任何秘密,更不会有今天这场悲剧。
  “顾奕南……”许风想要上去拉住他的手,却被他霍然抓住手腕,粗鲁的拽着往院子外面走。
  许风这几天医院公司两边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每天就只简单吃了几个面包,早已经饿的没有力气。
  顾奕南抓着他丝毫不费力。
  重重的将许风甩在铁门外,顾奕南语气嘲弄:“这一切都是你该承受的。”
  顾奕南说完这话之后,毫不留情的将大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
  他站在门内,许风站在门外。
  一墙之隔,却隔开了俩人之间的所有情谊。
  顾奕南冷漠的如同数九寒天里的冰雪,许风置身于他冷漠的冰霜中,寒冷刺骨。
  许风被顾奕南赶出去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
  他在等,等顾奕南愿意听他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天色渐渐染上了黑幕,顾奕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却久久都没有翻动,墨黑的瞳仁从刚刚到现在没有一丝变化。
  外面飘起了雪花,院子里的路灯有些昏黄,淡淡的光晕撒在许风的身上。
  顾奕南这个位置,刚好可以清晰看见许风单薄的身影。
  管家看顾奕南这个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提醒:“少爷,外面下雪了。”
  “我知道!”顾奕南冷淡移开视线。
  明白他的意思,管家不敢再继续多言。
  这场雪似乎要跟许风作对,又似乎要跟顾奕南作对,从浅薄的雪花,演变成了鹅毛大雪,一下就是两个小时,还没有停止的趋势。
  许风冷的发抖,牙齿“嘚嘚”打颤,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让他眼白布满了红血丝。
  浓密的睫毛开始结冰,许风已经冷麻木了,发抖只是身体本能。
  身体越来越轻,许风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晕倒,大脑越来越迷糊,渐渐看不清眼前的风景。
  最终他还是晕倒在了这片雪地里,倒下去的那一瞬间,许风内心前所未有的放松。
  如果就这样死了该有多好,顾奕南应该会很开心吧。
  他恨了三年的人,终于要下地狱了。
  顾奕南从客厅走到楼上房间,视线掠过窗外,刚好看见倒在地上的身影。
  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手机,显得分外用力。
  他目光冰冷的看着许风,眼里的恨意变得虚无缥缈。
  坐在靠窗位置的沙发上,顾奕南低垂着头。
  门外传来礼貌的敲门声,管家没等他回话,就匆匆推开门:“少爷,许少爷他……”
  “出去!”
  回答管家的,是顾奕南更加冷漠的话语。
  挂在墙上的钟表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这块表是当初许风送他的生日礼物,仿佛在提醒着顾奕南,他和许风过去的情谊。
  顾奕南目光黯了黯,交叠在一起的双手用了几分力,手背很快被自己掐出血来。
  伸手打开窗户,外面的冷风一下子灌进来,几片雪花飘落在他脸上,冰冰凉凉的。
  他想,许风顶多能再撑一个小时,就要下地狱了。
  猛的将窗子关上,隔绝了外面的风雪,顾奕南沉默着闭上双眼,他死不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匆忙中不小心打翻了放在窗户边缘上的相框。
  支离破碎的声音刺激着顾奕南的耳膜,他喉结上下滚动,破碎的玻璃下面,是许风笑得没心没肺的照片。
  顾奕南烦躁的踹开椅子,蹲下身徒手把照片从玻璃碎片下面抽出来。
  手指被玻璃不小心割到,顾奕南也没有去管。
  他步伐有些仓促的跑下楼。
  许风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冰冷的雪花盖在他脸上,那一瞬间,顾奕南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惶恐不安的感觉扑面而来。
  他几乎是颤抖着蹲下去把许风抱起来的。
  触手的冰冷让他下意识颤了一下。
  许风是在顾奕南温暖的被窝里醒来的,睁开眼的第一瞬间,他看见的就是那块钟表。
  他居然还留着这个东西?
  许风嗤笑一声,声音沙哑难听。
  是他毁了顾奕南,如他所说,今天他承受的一切,都是自找的。
  “醒了就赶紧滚。”
  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许风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怔愣的看着顾奕南,看着他冷漠的面容,许风眼里的眷恋如此明显。
  “够了,许风,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我。”
  顾奕南霍的一下站起来,黑色的风衣掀起一股冷风,许风这才发现窗户是开着的。
  对上他冰冷的视线,许风泛白的手指紧紧的抠着身下的床单:“顾奕南,算我求你,放过我爸的公司,之前对你犯过的错,我愿意用我这条命来偿还。”
  “偿还?”顾奕南笑了,眼神无比阴狠:“你拿什么来偿还,你许风就是死在我面前,也永远弥补不了我失去的东西。”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好过吗?我告诉你,我就是要看着你痛苦的活着,跟我一样痛苦的活着。”
  “你不是最在乎你的家人你的公司吗,不让你一无所有,又怎么会弥补得了我?”
  看着近乎癫狂的顾奕南,许风自嘲的笑笑,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抱歉,打扰了。”
  是啊,顾奕南说得对,是他,是他毁了属于顾奕南的一切。
  如今他只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他怎么还有脸过来求他原谅,怎么还能求他放过他父亲的心血。
  ……
  离开顾家,许风就像一个没有灵体的孤魂野鬼,四处游荡。
  整个城市都被冰雪包裹,没有一丝温度。
  盛荣集团是他父亲的心血,许风已经对不起顾奕南了,不能再继续毁了整个家族的希望。
  僵硬的手指从裤兜里拿出一张名片,名片上有脏污的油渍,这是因为许风之前把它丢进垃圾桶过。
  他终于要彻底一无所有了。
  翌日,一场盛大的葬礼在许家的庄园举行,因为许家在京都的地位,这件事迅速被媒体报道。
  顾奕南正在处理公务,突然听到电视里传来的报道,他蓦的一下顿住,匆匆跑出书房。
  客厅里的电视还在继续报道,管家见他出来,欲言又止的沙发上站起来:“抱歉,少爷,吵到您了。”
  报道上面的场景,正是许风身穿白色孝服跪在地上的场景。
  来往的宾客从他身前路过,他挺直了脊背,双眼空洞无神。
  短短两天的时间,他好像更加消瘦了,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
  顾奕南错愕的站在原地。
  怎么会……
  许宏瑞怎么会死……
  许家庄园里,已经接近夜幕,许风依然跪在棺木前,黑色皮鞋从车里踏出来,顾奕南站在远处凝望着那道瘦弱的身影。
  像是有所感应,许风瞬间回过头来,四目相对的瞬间,许风有些狼狈的转过头去。
  他的反应刺激到了顾奕南,大步走到他面前,狠狠的捏住 他的下巴,脸色骇然:“怎么,不想看见我?”
  许风有些怔然的看着他,他怎么会不想看到他?
  这三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他。
  只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再眷恋他的好了,是他伤害他在先。
  许风越闪躲,顾奕南就越不爽,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他突然发狠的掐住许风的脖子,许风睁大双眼看着他,清清楚楚的从顾奕南眼里看到了厌恶和不满。
  许风没有挣扎,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因为缺氧,眼眶和脸色都变得涨红。
  “顾先生,还请手下留情。”
  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顾奕南豁然把手收回去。
  他目光冷漠的看向来人。
  此人姓杜,名叫杜如生,恒北集团的董事长,四十五岁却仪表堂堂,至今未婚。
  因为他是京都出名的同性恋,不仅如此,他还有SM的癖好。
  这人向来唯利是图,他可不记得许风和他有来往。
  顾奕南冷漠的看着他:“杜董事长也想插手我和他之间的事?”
  杜如生就是个笑面虎,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奕南:“之前我不管,但是现在嘛,我不得不管。”
  听到杜如生的话,许风沉默着闭上了双眼,因为只有这样他眼里的屈辱才能不被人看见。
  “什么意思?”顾奕南冷漠的问,视线落在许风身上,犹如实质。
  杜如生笑着把许风拉起来,亲热的让许风靠在他身上,许风浑身僵硬。
  “如今许风是我的人,顾总要对付他,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你的人?呵……”
  顾奕南语气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他嘲讽又鄙夷的看向许风:“果然,低贱的人,永远高贵不起来。”
  他厌恶恶心的眼神,灼的许风心尖发疼,像被人用长了倒勾的鞭子狠狠抽打。
  呼吸都快要窒息,许风颤抖着看向他:“抱歉。”
  抱歉抱歉抱歉,除了抱歉,他还能说什么?
  顾奕南脸色发寒的看着他,杜如生挡在许风的面前,丝毫没有退让:“顾先生,如果您是来追悼亡人,我们欢迎,但如果你想要闹事……”
  “你算什么东西?”顾奕南怒斥,表情狰狞的扫向杜如生:“这种货色你也要,果然下贱的东西,只有下贱的东西才配。”
  他每一句话,都化为利刃狠狠的刺进许风的心里,伤的他千疮百孔。
  是呀,他是下贱的东西。
  许风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人,何曾被人这样侮辱过。
  也只有他顾奕南,才能这样毫不顾忌的践踏他。
  从庄园里出来,顾奕南脸色黑沉如墨,刚到车边,就狠狠的一拳砸在车窗上,破碎的玻璃直接插进他整个手掌,鲜血顺着往下流。
  管家从头到尾目睹了整个过程,无奈的叹了口气:“少爷,您刚刚冲动了,杜总不能轻易得罪。”
  现在的顾奕南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听见有关杜如生的一切都能让他原地爆炸。
  “闭嘴。”他狠狠的瞪了管家一眼:“我还怕他不成?”
  坐到车上,顾奕南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让他查查许风这两天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后续:《疑怕梦醒总是哀》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相关:疑怕梦醒总是哀 许风 顾奕南
[责任编辑:洗洁净]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