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旅游 美食 文化 健康 情感 宠物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本月热门

时尚

寄夫书全本资源在线 元昱和司培风的故事 全本资源

2018-8-21 21:40:48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寄夫书全本资源

      《寄夫书》是有作者松花江所写,《寄夫书》文笔优美,写的是架空世界里一位将军和丞相的故事。《寄夫书》全本资源在下方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4/14130/14130s.jpg

      正文:  阴冷的牢狱中散发着恶臭,破败的墙上渗着点点血迹,带给人无边的恐惧。
  “元大将军到!”
  突然一声传报打破了安静。
  司培风带着冰冷的镣铐坐在地上,原本平静的脸色瞬间惨白,身子忍不住地发抖。
  元昱!
  元昱怎么还有脸来见他!
  很快,眼前出现一双锦绣官靴。司培风缓缓抬头,面前的男人身姿挺拔,面如寒霜,像三天前一样,高高在上,冰冷地看着他。
  司培风的眼前立刻模糊了。
  三天前,他们相约十里长亭碰面,共同逃去南方,远离朝野。
  可司培风等来的,却是百名铁骑将他围住,元昱骑在马上,声音冰冷又陌生,“前朝余党司培风,还不快束手就擒!”
  此时,司培风逼回眼泪,仰着头,勾了勾嘴角,“原来你已经是大将军了,用我换来高官厚禄,的确是好买卖。”
  元昱嘴唇动了动,冷冷开口,“识时务者为俊杰,绥国已经灯尽油枯,司丞相,我也是迫不得已。”
  司培风冷笑出声,好一个迫不得已。
  一句迫不得已,就可以通敌叛国!
  一句迫不得已,就可以把他们二十年的情分如此践踏!
  枉他还以为,元昱对他亦是情深,他为劝他悬崖勒马,洋洋洒洒写了数页信笺,甚至不顾礼义廉耻,倾诉衷肠,说想与他归隐,共度余生。
  到头来,这封充满爱意的信,原来只是一个笑话。
  他司培风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元昱爬上权力顶峰,拥有荣华富贵的一个垫脚石罢了!
  司培风死死地盯住他,眼里全是怨愤:“元昱,我本以为跟你自幼相识,是天下最了解你的,没想到是我错了。荣华富贵在你眼里就这么重要么?重要到你不惜叛国,重要到你狠心……如此待我。”
  “你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元昱眼里是一片果断和狠绝,“毕竟只有站在高处,才能得到想得到的东西,难道司丞相没有想要的东西么?”
  “……有,”司培风阖上眼睛,“天下太平。”
  还有一个你。
  元昱冷笑了一声,“没错,可是前朝皇帝昏庸无能,为他卖命,天下何时才能太平?”
  司培风苦笑,摇了摇头。
  道不同不相为谋,原来他与元昱……终究不是同路人。
  过了许久,元昱喉结动了动,缓缓开口:“我此次来,只想问你一句。你在信上说,你心悦我,想同我去南方归隐,从此柴米油盐厮守到老,可是真的?”
  “假的,”司培风不加犹豫,心却在滴血,“我早知你有狼子野心,故意这样说诱你出来,其实早在路上埋好陷阱,只是没想到你比我更狠。”
  元昱脸色瞬间沉了,猛地弯腰钳住了他的喉咙,狠声道:“果然如此。司培风,一个月前你联合朝中数十名官员上书,要取我性命,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怪我不顾二十年情分,那你呢?你又把我置于何地!”
  司培风拼命瞪大眼睛,泪水却还是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好难受。
  明明被掐住的是脖子,为什么心上这么疼?
  疼得快要窒息了……
  终于,元昱放开了他,司培风伏在地上,大口喘气。
  “看在我们同僚一场,我劝你一句,”元昱声音冰冷地如同这牢房,“皇帝惜才,你若早早归顺,还能留你一命。”
  司培风笑了,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疯癫。
  元昱眼里闪过一丝痛色,最终转身,留下一句,“你别后悔”,快步离开了牢房。
  听到脚步声渐远,司培风收起笑容,却早已泪流满面。
  他的确后悔了。
  他早就看出,元昱有谋逆之心,犹豫再三,还是悄悄向皇上进言,说元昱疏于职守,请求革了他的官,让他告老还乡。没想到这事被元昱的政敌知晓,一时间群起而攻,纷纷上奏,给元昱安了众多莫须有的罪名。
  司家三代为官,司培风身为丞相,怎能与叛国之人同流合污。为保全忠孝,他本应当趁此机会将元昱杀之以绝后患!
  可他下不了手。
  他想到少年时,他吟诗,元昱舞剑,竹叶沙沙作响,他们会在恰好的节点,默契地相视而笑。
  也许很早之前,他就对元昱动了不该有的感情。
  相识相知二十年,这种感情没有被他压抑下去,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有时,恍然间,他能从元昱眼中看到同样的爱慕。
  他还以为那是真的。
  于是他把奏折全部压下去,然后给元昱书信一封。他胆子真是大啊,在信里把对元昱的感情细细倾述。
  千言万语其实就是一句,“我心悦你,想同你私奔。”
  写到最后,泪水浸湿了墨痕。
  谁能想到,才富五车丰朗俊逸的司丞相,会像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倌儿,在信上写出这样的话。
  可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元昱给他回信了,信上只有一个字,“好”,却让他整颗心都颤抖起来。
  为了一个“好”字,他清晨就去了十里长亭,从日出等到日西,旁边卖茶的老妪一边收摊,一边哼着小调,“温酒已在炉上煨热,他为赴荣华怎会来喝……”
  他听懂了,却不信。
  最终,他靠在柱子上睡着了。
  “司培风。”
  他在梦里听到元昱叫他,声音悲怆带着哭腔。
  一睁眼,果然见到他站在面前。
  但是哪里有哭,有的,是眼里的一片阴鸷。
  元昱骑在马上,高高在上地看着他,声音冰冷,“城门攻破,绥国已亡……前朝余孽司培风,还不快束手就擒。”
  周围是百名铁骑,密密麻麻的箭头对准了他,只要元昱一声令下,他就会被万箭穿心,千疮百孔。
  还不快束手就擒。
  司培风笑了,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早就把缚着自己的绳索交给了元昱,现在,哪里能反抗。
  后悔啊。
  司培风靠在冰冷的墙上,麻木地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哀嚎。
  一只老鼠窜出来,爬到他带着镣铐的脚上。司培风没有动,自虐似的感受着啃咬的蚀骨钻心的痛。
  后悔,他早知道元昱不是他的良人,荣华富贵在元昱心里比他重要千倍,甚至也许,他心里根本没有他,那充满爱意的书信在他眼里如同小丑。
  他为什么还要,痴心错付。
  为什么到现在还保留着最后一点点希望,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
  “丞相大人,吃饭了。”
  铁栏外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司培风起身,拖着脚铐缓缓走到牢门前,从狱卒手里接过清粥,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他一眼。
  只一眼,却让他瞪大了眼睛。
  随即不敢置信地低声道,“太子殿下?”
  门外的狱卒比他矮了一个头,垂着头看不清模样,可那身形同太子殿下一模一样!
  可是,太子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亲眼看到元昱将太子杀死!
  他与元昱几乎是看着太子长大的,他教太子读书、元昱教习武,太子不同于他的昏君父皇,宅心仁厚。他把太子当自己的弟弟看待,本以为元昱也是这样的,谁知他为了得到新帝的信任,竟亲手将太子杀死!
  小狱卒听到司培风的话,没有抬头,身形一晃。
  司培风更觉得他就是太子了,碗摔在地上伸手就拉住他,“你还活着!”
  “大……大人,”小狱卒抬起头。
  司培风错愕。太子金贵,平日脸上一点创都没有,而面前的狱卒脸上,有一大片骇人的伤疤。
  “丞相大人,”小狱卒怯怯开口,声音沙哑,“我知道您说的是谁,我叫小南,只是一介草民,怎么可能,而且太子殿下他已经……”说着,眼眶红了。
  司培风冷静了下来。
  没错,他亲眼看见太子死在了教他武功的元昱的剑下。
  “小南,”司培风垂下眼睛,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这碗……”
  “不要紧不要紧,我这就去给您重新舀一碗。”
  司培风看着小南那像极了太子的背影,眼眶微润。
  曾经他还想着,若他和元昱两情相悦,那他二人这辈子都没法有自己的孩子了,也许可以养一个像太子一样乖巧懂事的小孩,他教文,元昱教武,待他长大,必是文武双全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必会做出一番事业。
  如今看来,多么痴心妄想。
  三日很快过去,到了判决之日。
  司培风穿着囚服,带着镣铐,被押到了大堂。
  坐在堂上的,正是元昱,堂下还坐着一位大臣。
  “罪犯司培风,还不跪下!”
  元昱开了开口,还未说话,那大臣继续道:“听闻元大将军曾与司培风私交甚好,这次皇上许你亲自审问,元大将军可不要包庇啊。”
  “左大人多虑了,”元昱眼神沉了沉,看向司培风,“他曾想要我的命,我元昱还没有宽容到那个地步。”
  左大人哈哈大笑:“如此老夫便放心了。”说完,挥了挥手。
  膝盖一痛,司培风被棍子打的踉跄几步,跪在了地上。
  “司培风,上次我跟你说的,你可有考虑清楚?”元昱冷声道,“你再反抗,我会对你用刑。”
  何须用刑,他已经痛得如同凌迟。
  司培风闭上发酸的眼,泪水倒流,心里全是苦涩的味道。
  面上却勾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你不如直接杀死我。”
  元昱握紧了拳头。
  “既然你冥顽不灵,来人……赐二十鞭刑。”
  “元大将军还是顾念旧情啊,二十鞭刑,”左大人出口打断,冷笑一声,“这不跟挠痒痒似的么。”
  “我手下的人执行,自然跟一边鞭刑不同,三十鞭残废,五十鞭毙命,”元昱冷冷看他一眼,“不如左大人亲自试试?”
  左大人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冷哼一声,他料定他也不敢玩什么把戏,便也不再说话了。
  二十鞭,听起来不多,可真正打到身上,才知道刺骨锥心。
  司培风咬紧牙,暗暗数着,一鞭又一鞭,痛的不止是他,还有他和元昱相识的二十年。
  “元昱,你好狠的心。”
  “我只恨当初为何没有看出你的狼子野心。”
  每一鞭狠狠的打下,司培风都紧紧咬住牙关承受着,他盯着那俊朗的人,眼底却布满了深沉的恨意。
  他只恨当初没有亲手挖出这人的心,看看是不是早已黑入骨髓了,竟然会让当初的他,爱的那么痴迷。
  元昱微微侧身,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只是那袖中的手缩紧再缩紧。
  “辱骂将军,真是混账,打,继续打!”左大人在一旁叫嚣着。
  司培风痛的咬破的唇,腥甜的血融着他苦涩的泪,最后再也支撑不住了,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后续:《寄夫书》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相关:寄夫书
[责任编辑:洗洁净]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