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频道 明星 影视 音乐 综艺
首页 > 影视 > 正文
时尚

专访《侏罗纪2》导演:体内有个被想象力折磨的小孩

2018/6/14 11:20:13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森月 
0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侏罗纪世界2》即将在6月15日上映,被监制斯皮尔伯格认可的西班牙导演胡安·安东尼奥·巴亚纳曾执导过《孤堡惊情》、《海啸奇迹》、《当怪物来敲门》等电影,《侏罗纪世界2》是他第四部电影,试映狂获好评,很多人说从《侏罗纪世界2》想到了若干年前第一次看《侏罗纪公园》时的场景,而巴亚纳本身给电影加入的哥特风格更让新的《侏罗纪世界》保有他自己的影子。

巴亚纳已经年过四十,但是无论从他的作品还是他的肢体语言和表情,都能看得出来他其实只有“五岁”,就像他自拍过的电影作品一样,他的电影里总是会有孩子、卧室怪物、噩梦这样的东西,而这是他从小的时候就被过度丰富的想象力折磨留下的痕迹。这次他把小孩和噩梦又带到了《侏罗纪世界2》里。

如何不滥用血腥镜头又吓到人,如何保证原汁原味又坚持个人风格,作为欧洲导演如何和斯皮尔伯格以及整个好莱坞工业体系合作,他是如何发现了新蜘蛛侠“荷兰弟”汤姆·赫兰德,以及同卓别林之女长达十几年的合作是怎样一种体验?我们和导演巴亚纳深度地谈了谈。

巴塞罗那的第一批电影学院学生

巴亚纳出生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他自己能回想起来的有生以来的第一件事物是一个电影镜头。他只有三岁,他在电影院看到了超人从天空飞过,这个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成为人生的最初记忆。在他明白超人并非真的存在于我们的世界,而是有人扮演的,成为电影制作人成了他的理想。他要成为制造超人的那些人之一。

巴亚纳18岁的时候,巴塞罗那成立了官方的电影学院,巴亚纳成了第一批学生。当时的西班牙只有一个电视台,但是播放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无论西班牙、法国、日本还是美国的好莱坞电影,这个仅有的电视台为巴亚纳制造了最初的电影启蒙。巴亚纳的父亲是画家兼影迷,他们之间从不缺少关于绘画和电影的话题。

他从不掩饰自己小时候的敏感,想象力和情感的极大丰富让他几乎彻夜难眠,无论是看过一些电影之后的恐惧,还是自己从窗帘、大树的阴影上想像出来的“妖怪”,甚至凭空只是瞥见衣柜或是想到“床底”,就彻夜无法合眼。在他五六岁的时候,每到星期一的晚上电视台就会播放恐怖片,巴亚纳会被吓得跑到床上尖叫——在电影开始之前,只是简单介绍剧情的时候,他就像小女孩一样大叫起来。

光听声音,比看到画面更可怕,这就是巴亚纳对恐怖电影的最初结论。想象力会让你更加害怕,呈现画面之外的未知元素是巴亚纳掌握恐怖电影节奏的小秘诀。而他的这些童年“阴影”也被他保留在自己的作品里,他在《侏罗纪世界2》里设计了一种新的恐龙角色——那种恐龙看上去台北像中国的龙,但巴亚纳并不是参考中国龙来设计的,他只是需要这种龙有长而肌肉发达的爪子,身体柔软,慢腾腾地在孩子的窗外逡巡,他需要这条龙造出的影子和它独特形象营造的恐怖感。

早在2016年拍《当怪物来敲门》的时候,巴亚纳就把视角投向了孩子卧室里的怪物和内心的成长,——这让人想起不久前斯皮尔伯格的《圆梦巨人》,同样都会治愈系的“怪”电影。但巴亚纳不是因为这部电影让斯皮尔伯格看中。他自己都很意外,斯皮尔伯格喜欢他的另外一部惊悚电影。

记住第一次“看到恐龙”的惊恐

二十多年前,巴亚纳和其他人一样,第一次在大银幕被《侏罗纪公园》狠狠地惊吓了一回,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在25年后他拍摄《侏罗纪世界2》的时候,仍然能够完整地复刻出自己当时的惊恐。他看了很多遍《侏罗纪公园》,但自己导演的作品和好莱坞的大片却大相径庭。他喜欢惊悚的元素,拍摄了一部《孤堡惊情》,讲述一个孤独孩子与他“看不见的朋友”的故事。斯皮尔伯格非常喜欢,他跟巴亚纳聊到了这部电影,并邀请他来执导第二部《侏罗纪世界》。

他想让大家从他的这部电影里回忆起第一次看《侏罗纪公园》时的那种惊恐,在复刻回忆这方面,巴亚纳应该说十分擅长。但在正式拍《侏罗纪世界2》的时候,他又不想太喧宾夺主,把自己的风格过多塞进这样一个大片续集中。他的电影里都有一个小孩,经过权衡,他决定把“一个小孩”的特色也引进到《侏罗纪2》里,这个女孩背负巨大的秘密,而她也是巴亚纳为以后推进《侏罗纪世界》故事埋下的草蛇灰线,让这个系列能不断地推进下去。

但是对原始《侏罗纪》系列的致敬并不流于表面,巴亚纳深知《侏罗纪公园》的魅力并不在于提供了满屏幕的巨大怪物,而是给出了一个迷人的假设——如果恐龙能够复生,它将在我们的世界里何去何从,人类如何与其他生命相处。巴亚纳记得电影里最经典的台词“生命自会寻找到出路”——这句话也被用在他的新电影里。

我们从来不是旁观者,让人类参与到恐龙的灭绝

电影《侏罗纪世界2:失落的王国》原来的名字是《侏罗纪世界2:灭绝》,巴亚纳这次将恐龙岛模拟为数十万年前的恐龙灭绝模型,但是他又在这段“历史”中给予人类角色位置——人类可能是导致这次大灭绝的元凶,可能成为救赎这些物种的圣人,也可能面临引狼入室的大变革。他没有对任何一种角色做出评价,给了观众更多的思考空间,让《侏罗纪世界2》远不止于一部爆米花娱乐片。

火山即将爆发,象征世界的岛屿即将毁灭,而这座岛上聚集着地球上复制出来的所有恐龙,这次的火山有可能会带来恐龙的第二次灭绝。是要拯救这些巨型物种还是任由其灭绝?假如大自然要第二次杀死恐龙,人类如何面对这种危机?电影的预告片里曾经表现过恐龙岛的“最后一天”,没能登上方舟的恐龙对着远去的人类船只露出落寞的表情,在悲鸣声中葬身火海,镜头间涌动的强烈感情让这部电影看上去完全不是冷冰冰的电影工业线产品。

斯皮尔伯格非常认可巴亚纳电影里表现出的人情味,他给了巴亚纳百分百的支持。“你就是我们想找的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这种认可给了巴亚纳极大的信心。而在电影学院学习的经历也让巴亚纳更快适应了好莱坞的节奏,他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制作各种短片,需要熟悉导演、剪辑、摄影等等不同的角色,更要合作整个团队,有效沟通。这些经历对他在好莱坞的工作多有裨益,他在好莱坞也学会了更多倾听其他人的建议再作出决定。

“小孩”即是“未来”

《侏罗纪世界2》里的小女孩可能会在电影公映后成为一个为影迷津津乐道的角色,这不仅因为这个角色背负的巨大秘密,更因为她给电影带来的更多可能性——无论从科幻方面打开的脑洞,还是对未来情节的铺垫。“小孩”即是“未来”,从巴亚纳电影里走出来的敏感、细腻、想象力丰富的“小孩”也将为老侏罗纪世界带来生命力,开辟出新的故事线。

巴亚纳并没有否认这个女孩演员跟自己的老搭档——杰拉丁·卓别林小的时候长的很像,而后者——被他盛赞为“杰出的女演员”、“一个传奇”的杰拉丁,正是表演艺术大师卓别林的女儿。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巴亚纳的几乎每部电影里都会有杰拉丁·卓别林的出演,她这次在电影里饰演小女孩的“保姆”,老庄园主的“秘书”,一个非常疏离又起到看护人作用的角色。

伊莎贝拉,这个新“侏罗纪”女孩,也许会因为这部电影展开不同的演艺生涯,毕竟作为非常擅长发掘“小孩”的导演,巴亚纳海曾经“开发”了大家喜爱的新蜘蛛侠“荷兰弟”汤姆·赫兰德。他回忆起当初在拍摄《海啸奇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正式选角色,他们见了上千个孩子,做了一个试镜——让孩子们去表演这样一段对话:妈妈快要死去了,挽留妈妈不要死去。汤姆·赫兰德德表现非常之好,他的眼睛圆睁,像番茄一样,没一会儿眼睛就红了,喉头颤动了起来,这给巴亚纳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马上就做了决定,留下他和演他母亲的女演员一起吃饭、玩耍,开始培养出母子感情。

巴亚纳说,他在电影里致敬了很多斯皮尔伯格的原始《侏罗纪公园》,比如在厨房躲避暴龙的戏份。他非常希望自己尽力拍摄出一部足够好的“侏罗纪”电影,让以后拍摄《侏罗纪10》的导演,也能从他的电影里找到足可以致敬的一幕。

相关:侏罗纪世界
[责任编辑:admin]
0
打赏
小编
取消

“ 中午给小编加个鹌鹑蛋,谢谢 ”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